挚爱拔杯EC狼队贾尼,杂食动物,X-MEN Hannibal死忠,大本命麦子法鲨,POI夕阳红组什么的真的好有爱!最近沉迷楚郭,神仙cp了解一下?
 

【楚郭】当他们突然失忆(老楚篇)

日常ooc预警,无脑甜预警,混合设定
PS.这个是半夜写的,贼困,没有逻辑,随便看看吧,不过我爱他们w

老楚的场合

楚恕之失忆了?
特调处众人看着被郭长城领进来的那个黑衣煞星,惊掉了一地下巴。
郭长城几乎是带着哭腔向众人解释了前因后果。
也没什么出人意料的,小锅巴被恶灵袭击,老楚情急之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他,正常的言情剧操作。
可重点是,这又不是言情剧设定!
赵云澜几乎要掀桌了,本来能出外勤的人就没几个,现在可好,直接折了个最强战力,他感觉这特调处要完。
楚恕之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可这脾气性子倒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当然,也不妨碍他嫌弃郭长城。
他黑着一张脸坐在众人对面,听着郭长城断断续续地说着一些自己完全不记得了的...

 
2018-07-14 20 /
标签: 楚郭
 

【楚郭】这个城区治安有点差

退伍老兵楚x公安民警郭

日常ooc警告,甜宠日常警告
我永远爱他们

这个城区治安有点差。
楚恕之自从搬来这个城市,不到一周,已经目睹了不下八起扒窃案件,四起抢劫案件,碰瓷事件数不胜数,群众冷漠,警察视若无睹。
他楚恕之是向来不想管这些事的,在战场上什么生生死死没见过,除非真的有人招惹到他头上来,他不想再动手了,到也不是怕被报复或者别的什么,单纯的怕麻烦罢了——过失杀人处理起来会很麻烦的。
可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不长眼睛。
楚恕之停下脚步,微微侧头,眼角的余光就撇到一个家伙鬼鬼祟祟地跟在他身后。
这家伙跟了自己不少日子了,楚恕之清楚的很,但他也懒得主动找上去,打草惊蛇后患无穷,还不如等那群家伙找上门来,再狠狠地给他...

 

考试完毕,准备填坑🌚
好多梗,我怎么就按不住我这手呢!
失去理智,我爱他们爱到失去理智!
他们太可爱了!!!

 

惊了

刷了半宿老福特,我就想知道大家的33级哪整的?我黑人问号万脸懵逼惹,我也想看啊!是刀是糖我都他妈嗑爆啊!救救孩子!

 

【楚郭】昵称与情话

妈耶看了更新被甜死在原地,不管剧情多么狗屎我都被他俩甜到当场暴毙!
(还是要吐槽一句编剧吃屎了吗这什么狗屁剧情什么鬼畜三观什么魔鬼展开)

试图产粮,ooc一级警告,小甜饼无脑甜一级警告,混合设定警告

楚恕之不像赵云澜一样,他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也不会说那些花里胡哨的情话,他甚至不会好好说话,千年尸王早就把那些软弱的情感抛弃了,目的,效率,不需要他说出这些听着就腻歪恶心的话,再说了,他也一直没有遇到值得他这么说的人。
直到郭长城出现在他面前。
那孩子单纯善良的可怕,又胆小怯懦的让人生气,生来一副要被人欺负的熊样,楚恕之都不明白他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而且还是像白纸一样干干净净活到这么大的。
他不明白,也懒得去...

 

新的一天,新的脑洞

监狱AU 黑帮卧底楚x新晋狱警郭

剧版小说混合人设?估计偏剧版一些

其他cp涉及:狱医沈*典狱长赵(已确立关系)
其他人员涉及:佛系背锅侠黑客林静
江洋大盗大庆
传销组织头目阿杀
老楚同事(负责支援)祝红

被人陷害入狱的刑警楚和仰慕dalao的小狱警郭的故事

一天一个新脑洞(捂肝)
有没有太太抱走,求您了!指着我自己估计猴年马月了!
太太!抱走吧!我爱您!

 

记一个辣鸡脑洞

想走一发明日边缘设定的楚郭,为了救尸王无限重复同一天的小郭,估计要长,我文笔又贼不稳定还辣鸡,又懒得要死有随时弃坑的可能(捂脸)
所以,emmmm,有没有太太抱走写呀?

2018-07-09 6 /
标签: 楚郭
 

过敏反应

大概是日常傻白甜?不会起名字,当个段子看吧
原著剧版混合设定
爆炸ooc,辣鸡文笔,只是太喜欢他们惹
人物属于他们自己,ooc全是我的锅

这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个早晨了,阳光和煦,初夏带着点热气的微风拂在脸上,暖洋洋的,吹的郭长城脸上有点痒。
不过这有点痒不大会就变成了挺痒,并大有将要发展成非常痒的趋势。
可是今天还有季度总结大会,虽然也知道这会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也没有像面上看起来那么严谨,可小郭日常的脑回路里就完完全全没有因为皮肤瘙痒这种“小事”而向部里请假的选项。
或许有,不过也仅仅是闪了一下罢了。
要是因为这种事就不去上班,楚哥肯定会嫌弃死我的,他下回不带我了怎么办。
他这样想着,一边拿手搓脸一边迈开腿走向...

2018-07-09 6 /
标签: 楚郭
 

白噪声

白噪声(一)

银翼杀手AU,中长篇?
银翼杀手/初代复制人,拔*不知自己身份的原始实验机*杯

小学生文笔,可能会坑掉(懒癌晚期)(我希望不会),不喜欢请关掉谢谢

我也不知道谁给我的勇气动手写拔杯的(捂脸)
希望格式不死

晚霞照进咖啡馆里,把一切都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
坐在窗边的人背对着晚霞,轻轻搅动杯中棕褐色的液体。
许久,勺子被放下了,窗边人看着对面的红发女人,长长地叹了口气。
“怎么,你真的想听这个故事吗?”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2135.3.07

这里的雨仿佛从来没有停过,天空是灰蒙蒙的,巷子里充斥着雨水混和着泥土发出的腥味。
车子驶过这里,泥水飞溅,给墙上下流的涂鸦又添了几笔。
破败的窗棂上早没有完好...

2018-06-15 /
标签: 拔杯
1/3
1
 
2
 
3
 
© Mr.Cannibal|Powered by LOFTER